社会新闻

世俗和自我:李诞和脱口秀的悲喜人生_娱乐频道_东方资

发布日期:2020-08-22 02:2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小眼睛的人,悄然地出名和成功,令人猝不及防。比如毛不易、杜海涛,特别还有李诞。

李诞和脱口秀的异军突起,直至今天仍有扶摇直上的势头,成功的模式几乎不可复制。驻扎城市的开放麦,从寥寥无几的听众、游击吆喝的演员,到打造出了以李诞为首的池子、王建国、程璐、思文的脱口秀明星,脱口秀已经登上了大雅之堂。

我原本始终并不看好这样一种单一、互动性差的表演方式,以为并不能走多远。不曾想,李诞和脱口秀的生命力,比想象的还要顽强。野火烧不尽,李诞一直生。

经历了池子手撕笑果文化、卡姆吸毒等至暗时刻,李诞在脱口秀老人断档之后,吸纳新人,继续乘风破浪,借着姐姐的热,把张雨绮、黄圣依等热点明星悉数喊过来,捧上缺钱网红罗永浩,脱口秀风生水起。

曾经,许知远不明白,为什么李诞需要那么世俗?同样,李诞不明白,为什么许知远需要那么自我?

许知远带着偏见,横剖社会,梦想着改变这个世界。他想唤起人类的责任、担当和情怀,不让人们沉溺在庸俗和虚无世界里。而嘻哈的李诞,外表佛系,内心汹涌,貌似人间不值得,暗地里和世界融为一体。

人生如戏。李诞从未当真,脱口秀由里而外,也都是戏谑和玩笑,明星和名人玩得轻松,观众笑得开怀,在玩笑中李诞成为诞总,小眼睛成就了大世界。

戏如人生。许知远执拗而天真,穿越钢筋水泥,偏执地寻求不同,妄图挖掘人内心的真实。真实的世界却让许知远失望透顶。人人都渴望过一个富足的人生,谁都不屑所谓的初心。理想,有几岁?

有人说,李诞和许知远都活得通透。李诞嬉笑乐观,许知远满脸忧伤,抑或都在某个夜晚忧虑过世界的苍凉。但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。一己之力,似乎难以拯救世俗的顽疾。有人清高,有人庸俗;有人仰天大笑,有人低头咆哮。呐喊或呼吁,微弱而苍白。

过犹不及。在掌控的火候里不疾不徐,游走在平衡度的边缘,方能立于不败之地。李诞的脱口秀和笑果文化,飘摇而不倒,与李诞的功力有关。否则,池子大闹、卡姆吸毒,早就害死了李诞和脱口秀,李诞四两拨千斤的拿捏,证明了一个文艺才华青年所拥有的商业睿智不容小觑。

脱口秀的悲喜人生里,李诞向左,池子向右。许知远伤春悲秋的文人视角,永远不会明白,平静之下的汹涌和涟漪。所以,王自健会败北、消失,池子会被封杀,太过于自我、有才并倔强的人,牛逼的结局都如傻逼,如过眼云烟,很快被人遗忘。最后怎么死的,别人都明白,只有他们自己不明白。

而李诞,什么都明白。